产业新区新闻

科技成果转化:风将起,阴霾终会散去

搜狐焦点产业新区 2016年12月29日

  文|清控科创研究院

  近来,雾霾频频来袭,连续5天的空气重污染红色预警,更是刷爆了朋友圈,催生了无数的段子手。有人调侃,这才是“会呼吸的痛”!空气污染这个严峻问题再一次以最简单粗暴的方式呈现在人们面前。其实,中国经济社会快速发展的几十年里,可谓机会遍地,却也问题丛生,环境污染就是最直观的例子。难题逐渐显现,我们囚于此境,当然也急于改变现状。但是,这同时也提出了另一个问题,我们究竟能靠什么力量去摆脱现状呢?

  以史为鉴,我想,最终还是得靠科技创新。从第一次工业革命蒸汽机的问世,第二次工业革命电力的应用,再到第三次计算机技术的普及和生物医疗领域的变革,人类每一次的质变型快速发展,都离不开科技创新的力量。在每一次的异想天开和从无到有中,科技创新都在不断地创造商业新价值,延伸市场疆域,甚至改变社会基因,引领人类文明的进程。

  然而,纵观古今,我们会发现,生活中不乏好的点子,但真正让大家都能受益的却并不多,原因是这些点子往往昙花一现,没有变成改变人类现实生活的工具。尤其是在今天,许多有可能产生重大现实意义的技术最后却死在了襁褓之中。其实,这往往是科技成果的转化出了问题。

  人类的进步和发展,仅仅有好的科技创新是不够的,还要重视创新成果的转化和应用。有时候,创新成果的转化比创新本身更加具有意义,因为它直接关系到创新成果是否能够真正地应用,这是其价值的真实体现。被誉为中国四大名著之首的红楼梦,其文学价值无需赘言。但是,红楼梦最初的流传只限于贵族之间的各类手抄本,知道的人非常有限;直到几十年后,程伟元把所得到的《红楼梦》手抄本变成了活字摆印本,红楼梦一百二十回通行本才广为流传,虽然后四十回续书因为与原著的出入而受到一些红学家的批判,但不可否认的是,正是因为通行本的面市,才真正将《红楼梦》推向市场,从而让更多人了解它,让这部旷世奇书展现出它原有的璀璨光芒。换句话来讲,其实正是程伟元帮助红楼梦实现了文学成果的转化,使其文学价值最大化。这样的例子在其他行业也比比皆是。应该说,在人类漫长而艰巨的创新征程中,正是通过技术与资本的结合,在创造家与商人的共同推动下,创新成果才得以在现实中应用和实现规模化的推广,才能够最大程度解决人们实际生活中面临的问题,继而真正地推动了整个世界的进步。科技创新成果的转化也是这个道理。

  科技成果转化是市场经济环境下知识产权资产的交易、开发与利用,在市场机制下活跃而高效的技术转移,不仅能使技术转移的供需方获得更高的利润,也为中国乃至全球的经济与社会发展提供了的强大动力。那么,目前我国科技成果转化的情况是怎么样的呢?据相关数据显示,以2015年为例,全国研发经费投入总量为1.4万亿元,比2012年增长38.1%,年均增长11.4%,居世界前列,同时,在各方面的共同努力推动下,我国每年至少有3万项科技成果问世,有7万项专利成果诞生。但是,原发改委副主任张晓强表示,我国科技成果转化率仅为10%,远低于发达国家40%的水平。相比美国、德国等发达国家科研成果研发出来就直接面向生产线,科技成果本身面向市场的特点,国内的科学技术成果转化形势明显不容乐观。

  源头有活水,下游却依然干涸,那么,造成上述问题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呢?

  首先是信息不对称的问题,科技成果转化过程中最常遇到的问题,一方面是研发主体和企业供需双方互不相识,又无合适渠道,无法形成对接;另一方面是高校或科研院所的研发成果过于前沿,企业在当下用不上,而国内企业在生产过程中遇到的很多技术难题,高校和科研院所又没有去做。这就好比婚姻中两个同样有需求的男人和女人,本来很合适,却因为没有渠道认识而错失了彼此。归根究底,都是由于信息不对称导致的。

  其次,科技成果转化行业没有形成约定俗成的规则和客观的价格标准。技术交易价值的评估一直是一个难题,由于技术转移和产权交易的特性,交易双方对于技术存在较大的认知距离、利益距离、道德距离,从而造成双方之间有难以消失的信任距离,仅凭交易双方的讨价还价难以合理地分配利益,利益分配原则和交易机制亟待完善。

  再者,在科技成果的转化过程中,进入市场的服务机构和商业主体数量有限,没有成熟的专业服务商,更没有形成几大专业服务商竞争的局面,这自然使得行业自然驱动力不足,使得技术成果转化市场活力不够,不利于规则的建立和完善。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看到,科技成果转化是一个复杂而专业的工程,仍然面临着很多的问题,如何有效地解决这些问题,直接关系到在创新驱动战略下,科学技术成果所能发挥的作用。可以预见,在未来的十年二十年乃至更长的一段时间里,作为大势所趋,创业与创新将是国家经济发展的主旋律。而真正实现“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核心基础就是需要搭建科技成果转化通道,补齐其转化过程中缺失的中间地带,解决技术“死亡之谷”的问题。

  首当其冲便是搭建一个良好的平台。就供应方看,我国每年科技成果和专利成果量是很充足的,待转化的需求也很旺盛;就需求方看,当前各类企业的发展,技术都是难以绕过的“门槛”,智能机器人技术在工业制造中替代了人力劳动,阿尔法狗靠电脑程序战胜了世界围棋冠军李世石,VR虚拟技术让游戏产业开拓了一个新的蓝海市场……未来企业的转型和突破一定离不开相关技术的保障。因此,社会迫切需要良好的平台,将海量的技术资源、科技成果和技术需求进行整合,明确分类,以为供需双方提供更便捷的寻找资源的途径,促进资源实现最精准的匹配。

  其次,科技成果转化市场规则的建立迫在眉睫。而市场规则的建立和完善,必须要“两手抓”。 一只是无形手,指国家宏观调控;一只是有形手,指市场调控。政府需要进行战略层面的宏观指导,补充和完善知识产权保护法等相关法律政策,提供制度性保障和相关的政策性引导;同时,政府也应该鼓励和大力引导第三方机构的介入,发挥市场主体的力量。为了加强技术交易双方之间的信任度,拉近双方距离,提高交易的频率和成功率,支付机制的建立也很必要,安全度高的第三方支付平台必不可少。

  最后,一个良好的市场氛围对行业的健康快速发展至关重要。科技成果转化行业需要培养自己的“链家”、“我爱我家”、“爱屋吉屋”等第三方行业巨头,通过彼此的竞争合作,发挥“鲶鱼效应”,将市场搅活,激发着市场主体不断完善、不断改进、不断迭代和更新。

  实际上,上面提到的这几个措施,都非常默契地指向一个核心——第三方机构的介入。第三方机构搭建平台,可以汇聚技术、人才、资本资源,链接供需双方,解决信息不对称问题;第三方机构的竞争合作,将规范交易行为,促进客观价值标准的形成,确定市场规则;第三方机构的壮大,也一定伴随优胜劣汰,能激活市场氛围,促进技术成果转化行业整体水平的提升。

  目前,我们欣喜地看到,已经有一部分先行先试的机构开始进入科技成果转化市场。比如中关村科技评价研究院、中国科学院北京国家技术转移中心等,清控科创也成立了技术转移部,这些都是非常好的尝试。但是,力量和规模都还不够强大,不足以形成庞大的市场网络。所以,应该充分调动政府、媒体宣传、投资机构、优质企业等社会主体发挥各自力量参与进来,为科技成果转化“松绑”和“加油”。尤其是在市场建设早期,非常需要政府的引导和鼓励,通过资质认定、资金补贴、制度保障等政策调控手段保驾护航。

  淘宝链接起了一个女人对衣服的需求,京东链接起了一个男人对相机的需求,百合网链接起了一个单身男人和一个单身女人的需求,链家链接起了一个家庭对一套房产的需求,同样,我们也非常期待,科技成果转化第三方机构的出现,能够真正链接起一家企业甚至一个社会对于科技成果的需求,以创新创造价值。当这股“东风”吹起之时,便是科技成果转化阴霾散去之时。


滑动加载更多

分享到

收藏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