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客退房后仍背租金贷 疫情下疑"强制"房东免租

搜狐焦点巴州站

2020-04-14 11:31:47 ·巴州更专业的房地产在线服务平台

华夏时报记者 李未来 见习记者 黄琼 深圳报道

“公司由于疫情原因,资金紧张,需要和您协商一下本季度能否减免租金?”2020年2月份,美丽屋房东李先生收到了美丽屋工作人员协商减免租金的消息。李先生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收疫情影响,自己这两个月也没有收入,每个月还需要还房贷3000元,实在是没办法答应免租3个月。

与房东李先生有相似经历的还有陈女士。陈女士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本来3月就应该给一个季度的房租,结果延期了一个多月。而从陈女士向记者提供的和美丽屋工作人员的聊天记录中来看,若陈女士不给予一个月免租期,一季度租金暂时也难拿回来。而真正让陈女士不想免租的原因是,美丽屋一方面要求自己给予免租,却并没有给对应的租客免租。

疫情爆发对全国各行各业带来不小影响。但美丽屋这波操作却难以让房东信服。与此同时,美丽屋全国多名租客向《华夏时报》记者反馈,自己明明已经退租,却仍不断收到银行的催租短信,不交租便可能会影响征信。这波“租金贷”的操作更是引起了租客的不满。

据美丽屋官网介绍,美丽屋是联优科技旗下的全国性长租公寓品牌。天眼查显示,美丽屋成立于2015年8月,是一家房产O2O(线上线下)服务提供商,平台主要通过网站和手机APP来提供房屋整租以及合租服务。平台将业主闲置房屋租下来,经过装修改造后,再向租户出租。除面向租客和房东的业务外,也会涉及对于房产经纪企业的扶持业务。

求房东免租

“本次疫情让美丽屋面临巨大经营风险,如小区封闭、租户退租及免租需求、供需变化致使客户量骤减、员工不能上岗公司不能营业等等。拜谢您帮帮我们!免除2至3月份的租金……我们只想生存下去。” 2月18日,陈女士收到了一条美丽屋发来求免租的短信。

陈女士并没有立马答应美丽屋,而是要求美丽屋出示免租房东的名单以及询问是否给到对应租客免租的情况。当这两个要求被含糊拒绝后,陈女士并没有答应美丽屋此次免租的请求。

在拒绝免租后,陈女士2020年第一季度的租金没有如期发放。3月底,陈女士再次询问美丽屋工作人员租金的事情,却被告知,“公司财务困难,要免租一个月才能打款。”而该名员工也抱怨,自己也有两个月的工资没有发。

对此美丽屋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中表示,如果疫情再持续一段时间,房屋空置率继续走高,那么不光我们企业,整个行业都要面临生死存亡了,这也是我们为什么要去跟业主去沟通免租的主要原因。

美丽屋称:“现阶段没有给客户转账不是强制客户免租,主要是由于我司正在跟大量业主进行协商免租。支付方式也是以电子集中转账为主,因此,需要完全商谈出结果来才能给业主统一打款,因此会出现一定程度的延迟。最后确认无法给免租的,后期公司也是会补打给业主相关费用的。”

最终陈女士担心自己的房租会被一直欠着不给,到时候损失更大。于是在4月初答应了免租一个月,之后不久便收到了一季度的租金。

一次性和美丽屋签署了8年租房合同的李先生这次被要求免租3个月。李先生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美丽屋原先要求签8年合同要给5个月空置期。李先生说:“房子是2018才租给他们的,在收取了一季度房租后,便开始了5个月空置期,这5个月没有收房租。现刚过空置期不久,美丽屋又以疫情为由,要求免租或者延期,实在是难以同意。”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在疫情特殊时期,长租公寓应该想办法在服务效率、经营模式上创新,寻求新机遇和盈利空间,而不是通过“两头吃”的方式缓解现金流来实现自救,这样不仅丧失了客户的信任,也不利于长租公寓行业的长期可持续发展。

租客退租后仍背负“租金贷”

在租房市场中,长租公寓异军突起,在野蛮增长的同时,也蕴含了巨大的风险,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租金贷”。所谓“租金贷”,指的是租客在与长租公寓企业签下租约的同时,与该企业合作的金融机构签订贷款合约,一般由该金融机构替租客支付全年房租,租客向该金融机构按月还清租房贷款,相应的贷款利息一般由长租公寓企业代为支付。

近期《华夏时报》记者接到全国各地多名美丽屋租客的反馈:“明明已经退租成功,但是手机上仍不断收到金融机构的催租短信。”

南京租客叶女士对记者表示,2019年11月通过美丽屋平台以“押一付一”的形式租了一间卧室,后来才知道这个是“租金贷”。在租期都是按月还钱,并没有出现什么问题。直到2020年3月,因原房东收房,美丽屋要求叶女士搬家,于是叶女士便提前退房,工作人员也允诺贷款合同也会因此解除。然而叶女士发现,退房15天后自己仍背负着这笔贷款,于是找美丽屋多次协商该事情,都没有得到解决。叶女士说美丽屋称,钱已经全额给了金融机构。而另一方面,叶女士还是不断收到催租信息。叶女士担心,这样下去会影响到自己的征信问题。

而河北姜女士在美丽屋平台退租后,因“租金贷”问题还被扣了一个月的租金。2020年1月中旬,姜女士退房成功。一个月后,姜女士再次收到金融机构的催缴信息,并且第二天直接从姜女士此前绑定的银行卡中扣除了一个月的租金。如此荒谬的操作,姜女士便立马联系美丽屋的工作人员,得到的答复则是贷款已经还上了,是金融机构的问题。并且提示姜女士,将银行卡的余额转出,避免下个月扣费。而现在又过了一个月,姜女士天天能收到催缴短信,其表示,担心再过不久自己的征信也会受到影响了。从姜女士退房到现在,已经过去近3个月。

除此之外,《华夏时报》记者还接到多名青岛、安徽、成都、杭州的美丽屋租客反馈,表示面临“租金贷”的困扰,希望美丽屋能够正面快速地解决该问题。美丽屋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青岛的租客,在提交给我司相应材料后,其租金贷解绑问题已经在处理解决中了。正常情况下,租客只要完成退租流程,客户的贷款信息会在15个工作日内解绑。但自2月份以来,受疫情影响,与美丽屋合作的金融机构“晋商消费金融”在解除绑定方面出现了一定程度的延迟。”

美丽屋称,目前其正在跟晋商消费金融方面协商,对于相关问题业已设立了专人专线处理,只要有类似情况的客户,只要向美丽屋客服反映,均会集中反馈给晋商金融,由他们集中处理。对于由此产生的客户不良征信问题,后期均会得到有效解决,不会对租客产生征信影响。美丽屋与晋商方面已达成一致共识,如因疫情产生了错误催扣款,都会做相应的征信恢复处理,绝不会让消费者利益受损。

专家:长租公寓亟需突围困境

盘和林表示,针对长租公寓目前一系列乱象,政府应加强对长租公寓企业的资质审核和监管,对第三方金融机构放款金额进行控制,在支持、鼓励租赁市场发展的基调下深入规范租赁市场,推进在住房租赁方面的立法,继续严格管控“租金贷”,防止形成资金池、加杠杆。另外,还需进一步规范租赁住房改造行为,建立住房租赁管理服务平台,保障租户的基本权益,让监管体制在全国范围内持续有效运行,推动行业规范化、标准化建设,引导行业良性发展。

此外,为减轻疫情对租赁市场的巨大冲击,长租公寓企业应该在不损害房东和租户利益的前提下展开积极自救。首先,长租公寓企业应以租户需求为中心,分情况分地区给租户适当减租,尽量减少客源的流失。其次,充分利用线上平台开展远程订房服务,提前锁客,挖掘潜在住房需求。另外,企业还应积极寻求融资渠道,缓解现金流压力。最后,长租公寓企业应该探索收入多元化的盈利模式,优化自身业务结构,采取收缩战略,用精细化运营取代粗放经营和无序扩张,不断优化核心业务,通过提供增值服务突破利润天花板,破除长租公寓过度依赖租金贷、盈利模式单一的困局。

与此同时,针对上述租客问题,盈科(深圳)律师事务所郑博恩律师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租客被侵权时,可以选择联合起来,选出代表,与公司沟通协调。协调不成的,可以请求消委会的帮助。在消委会也无法进行沟通时,可以向人民法院起诉。公司商事活动中要遵循诚实信用原则,对租客公开、透明,履行必要的告知义务。

郑博恩提醒,租客租房时应当谨慎审查合同,不要轻信第三方贷款之类的行为。租客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在司法实践中,即便是因他人误导或欺诈引起的合同纠纷,也会认为租客自己也存在一定的过错,需要承担过错责任。

来源: 华夏时报

全部

相关资讯

频道导航

返回首页

APP下载

电话拨通后,请您手动拨打分机号

确定拨打电话

电话号码:

分机号:(可能需要拨分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