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签证放宽5年、居留延长! 华人月入2000竟敢贷40万买房!老美看傻了:谁信啊!

美国精品生活

2018-03-08 05:58:00 ·-

3 月3 日,中国全国“两会” 正式启幕,35 位海外列席代表参会。来自纽约的代表滕绍骏接受《侨报》专访时表示,中国近来推出了很多“华人专属条款”, 但是许多华人并不知道,希望能加大政策的传播力度。

滕绍骏被选为海外侨胞列席组召集人。他告诉记者,希望中国在新时代展现更多大国风采和担当,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等的提出,中国的国际影响力、号召力越来越强,祖(籍)国强大是侨胞心中最殷切的期盼。

最近,中国有关部门积极推动一系列出入境便利措施,今年2 月1 日,公安部在全国推出了外籍华人入出境和停居留新规定, 将外籍华人签证由之前最长1 年多次有效,放宽至5 年内多次有效,将居留许可期限由之前最长不超过3 年,增加至5 年。

对海外华人而言,称得上是欢迎回家的5 年“小华裔卡”,在北京中关村和上海等地区,回国的华人拥有博士学历等还可以拿中国绿卡。

“我们获得了许多华人专属条款!” 听到这些消息,滕绍骏颇感激动,说惠侨消息增强了外籍华人的归属感,虽然许多华人并不是常回家,但暖心的政策让游荡的游子知晓母亲总是欢迎他回来的。

同时,滕绍骏也坦率表示,许多政策刚刚出台,很多华人都不知道,连他自己都不是特别清楚。他透露,“两会”期间,公安部也会派遣官员跟海外列席代表组一起开会讨论,希望通过跟这些部门的接触,了解更多“华人专属条款”。

今天(3月4日)奥斯卡颁奖典礼在即,在祝愿影片斩获大奖的同时,国宝一案曝光的华人收入问题也值得关注。

美国一家华人银行被控贷款欺诈案等罪名,控罪的理由是,这家华人银行帮助收入很低的华人获取房屋贷款。

万幸的是,这家名为国宝银行的华人银行最终在检方的强势诉讼之下获得胜利,但是该案背后涉及的华人家庭三千块钱低收入就能贷款买房的问题却引人深思。

华工月入5000拿出70万当头款

国宝银行案中,多个华人借款人的证词显示,他们通常会从四方筹钱来支付比例很高的头款,买了房子后出租,用租金收入来支付贷款。籍贯温州的国宝客户金女士表示,2008年她看中法拉盛一幢上百万的房子,父母和亲戚朋友帮忙筹集了约70万,另外还需要向银行贷款近40万,经人介绍到国宝银行贷款。

检方出示证据,指出金女士在房屋贷款申请表上写着自己每月收入5300元,在一家地板公司当经理,而事实上她在衣厂做工,年收入才2万多。那家地板公司是金女士的父亲所有,但金女士并不是公司雇员。

当问及哪来的70万支付头款,金女士表示,她父母和亲戚在中国有土地被政府征用,政府给予赔偿,父母把钱给她用来买房子,至于向亲戚借来的钱,没有还钱的期限,当亲戚需要钱时,她和父母会尽量筹钱还债。

金女士买了房子后用于出租,每月租金约5000元,大约刚好用来偿付房贷和其他费用,所以没有拖欠房贷。

华人供得起房是假象?

检控官指出“低收入”华人供得起房子其实只是个假象,一旦再发生一次金融危机或人民币贬值(很多华人向中国的家人借钱买房),这些人很可能就还不起贷款。

华人买房子通常支付很高的头款,国宝的客户平均支付约40%的头款。在这个环节上华人又碰到了难题:美国银行对大笔现金入账要查明来源,主要为了防止洗钱。华人的头款有几个来源:自己的隐形现金收入,父母等家人给的钱,向亲戚朋友借钱,通过标会筹钱。

检方指出,国宝帮客户把这些钱的来源伪装为“无偿赠款”,例如,国宝一名前职员在作证时表示,她会把客户账户里几笔现金贷款合起来做成一笔赠款,并附上一张“赠款信”,谎称客户的父母或兄弟姐妹无偿给了这笔钱。

检方指出,其结果是,很多客户有十多张赠款信,每笔赠款的金额小到个位数或小数点,“如果是家人给的钱,有可能分好几次给,零碎到个位数吗?”

检方指出,这些所谓的赠款其实是借来的或标会标来的,实质上是负债,而头款不能是负债,因为那会增加借款人的负担,也增加了房利美的风险。

检方指出,国宝高层都知道职员作弊,但睁一眼闭一眼,放纵职员违规犯法,因此他们也要负责任。

检方批评称,国宝声称自己“为社区服务”,如果国宝拿的是自己的钱,那么它想怎么做都可以,但问题是国宝拿的是房利美的钱,而这些钱最终来自广大的投资人。

华人有大量隐性收入

前国宝雇员作证时披露华人客户有大量隐性资产,客户通常不愿透露钱的来源,银行贷款员帮其作弊隐瞒钱的来源。

前国宝雇员郭莲“莉莉”表示,如果她在客户的银行月结单里看到大笔的存款,就会问客户钱从哪里来,通常客户都不愿意说钱是他们自己的。她会引导性地问“钱是不是家人或亲戚给的?”然后将这些大笔的款项伪造成客户的父母、兄弟姐妹或亲戚给予的无偿赠款。多位贷款员都亲自在赠款文件上伪造赠款人签名。

客户的工资通常都太低,贷不到所需的款项,郭莲会填上月收入6800,后来为了避免重复,通常把收入虚报为5500到5900。其上司王文芳告诉她:“如果不写工资这么高,这些客人就拿不到贷款,那为什么还要做贷款呢。”

郭莲作证称,她会巧妙地引导客户:“你有没有朋友开餐馆,问问老板愿不愿意给你开证明。”客人贷款申请表上工资那栏经常要修改,刚开始用涂改液,但修改太多次了“不好看”,干脆在工资栏目留空白。

为了使客户的职位看起来符合其夸大的收入,银行职员通常在申请资料中将他们的头衔伪造成餐馆或指甲店经理。

华人吃糠咽菜也要还房贷

国宝银行的辩护律师普瓦罗斯基(Kevin Puvalowski)在总结案件时解释了为何华人客户“收入低”却买得起房子:由于华人社区的“文化特殊性”,华人客户的实际收入比他们申报的“高出很多很多很多”,国宝银行贷款给他们买房子几乎是“零风险”。

众所周知,这些华人借款人自己付了近40%的头款,当一个人投入了这么多的头款,当然会保证自己按时还债,否则便会失去房子,因此国宝的贷款风险几乎为零。

律师指出,这些客户并非像检方所称的“容易上当受骗”,他们很精明,很多人有购房经验,他们的实际收入远远高于他们所声称的,他们也都有能力支付贷款。例如,有个客户声称年收入2.4万,可是却能够每月支付4000房贷,可信吗?

律师指出,国宝的4390个房屋贷款只有16个严重滞欠,滞欠率只有0.36%,而全国的平均滞欠率为6.6%,后者大约是前者的20倍。检方起诉的31个贷款都运作良好,给房利美带来250万利息。

律师指出,国宝没有动机去做有风险的贷款,国宝拿到的利差很薄,只从房利美那里分得0.25%的利息,当房利美拿250万利息时,国宝只拿到约12万的手续费。国宝从一个贷款中只赚2000到8000,还要从中扣除雇员薪水等开支。当一个贷款坏账时,国宝还要从房利美购回贷款,自己承担损失。

国宝银行高层纵容职员作弊

很多华人新移民拿的是现金薪水,他们税表上的收入与事实有差距,这已经是移民社区里的公开秘密,但他们在买房子时碰到了一个“硬伤”:税表(或工资单)上写的收入太低,银行拒绝贷款给他们。很多华人被别的银行拒绝后,到国宝却能贷到款。

检方指出,国宝银行与华人客户彼此知根知底,所以国宝在中文报纸上刊登广告,声称“国宝办事肯变通,房屋贷款好轻松”,“不查资产,不查收入”。虽然房利美的确有一些贷款项目不查收入,但国宝偏偏选这一点来做广告,正是为了吸引需要“变通”的客户。

检方指出,在办理贷款申请中,国宝贷款员与客户彼此有默契,奉行“你不说,我不问”的潜规则,客户通常不会主动告诉银行自己的收入,而贷款员也不问客户“你收入多少”,而是首先问“你要贷多少”,然后根据贷款金额,计算出客户的收入必须多少,才能贷到款。

这种“倒着做”的方法导致了明目张胆的造假:在布禄仑一家指甲店工作的女工在贷款申请表上填写自己月收入6800。于是就可以拿到贷款。

华人的买房文化,确实让老美看不懂。老美不理解华人竟敢如此大胆地贷款,所以才造成了这起对华人银行的诉讼。

全部

相关资讯

频道导航

返回首页

APP下载

电话拨通后,请您手动拨打分机号

确定拨打电话

电话号码:

分机号:(可能需要拨分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