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2008!——锋行

锋行

2018-08-08 21:25:34 ·传播文化,正能量直指人心。

有人说2008年有地震、有金融风暴、

有奥运、有冰灾……是喜忧参半的一年,

而对于我这样一个普通北京老百姓,

回想起来这一年过得平淡而幸福。

正如《再回首》中所唱:平平淡淡才是真。

又如《安河桥北》:不是个有故事的女同学。

因为有故事的,往往不是什么好故事!

1

先说地震,

512当我知道地震的时候,

是远在家乡的亲人问我在北京是否有震感?

懵然的我一点没有觉察,

后来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

我当时所在媒体的同事也是第一批赶到汶川,

回来后告诉我们:

满地尸体,尤其是孩子的尸体……

全是豆腐渣工程啊。

我当时在想,

如果这场地震发生在北京,北京有多少房子能经受住考验?!

2

想归想,

房子还是要买的,因为刚需,

孩子到了入学的年龄,

举目昌平也没有像样的学校,筹谋着往市内搬。

恰巧一个朋友告诉我:

东坝有个项目要还工程款,7000多一平。

去看了一期二期的花园洋房后,

就果断买了下来,

恰巧有朋友和亲戚也要买房,

又帮他们买了4套,

事后他们千恩万谢这是后话。

在我买下东坝的时候,

彼时的北京正经历美国次贷危机的蝴蝶效应,

人们都热衷于砸各种售楼处。

通州的花盛香醍售楼处就被砸了,

以至于龙湖要内部员工和媒体帮忙接手,

“精明的媒体人”几乎没有一个接盘的,

一个朋友每平花6400元买了160平米的大HOUSE。

我见证了她装修和入住的全过程。

第一次明白“傻人有傻福,太精明未必是好事”这个道理。

3

奥运会就开在家门口岂有不看的道理,

孩子和老人也要进去看看“鸟巢到底和鸟”

有什么关系?

但是用身份证买票,

我下手晚了,一张票也没买到。

恰好在奥运会前有了世界青年田径运动会也在鸟巢举行,

带着一家老小来到鸟巢,

在门口等黄牛,奇怪的是黄牛也没票,

正失望的时候,一个女教师的家人赶不及过来,

看我在门口等了半天,竟然平价把票转给我。

我们进场时,

刘翔正在110米栏跑道的起点上,

正值巅峰的刘翔叱咤风云又跑出了一个好成绩。

几天后,

奥运赛场上刘翔因为“阿喀琉斯之踵”退赛。

至今孩子还在津津乐道:

看到了活的“刘翔”,

还有鸟巢里向上喷出的饮用水。

可能唯一一个堪称“可以喂鸟”的设计。

4

2008年终于把家搬到了东坝,

连同四只可爱的小鹦鹉搬进了租来的花园洋房,

开东窗是小花园,开南窗是成熟的李子……

因为买的房子还没有盖好,

于是在租来的房子里,隔几天跑一次工地,

看房子的进展,然后是装修、搬家。

在2009年-2010年,

4万亿砸下来,砸售楼处的人还没来得及咋嘴,

房价就开始攀升。

耳来如今已10年,

除了2012年略微回落,

一直在涨涨涨,东坝目前的房价已达每平7万,

然而东坝还是那个城乡结合部的模样,

廉租房带来了一批又一批良莠不齐

又都热衷养狗的居民,

环境脏乱、配套不全,早晚堵车,

好不容易修好一条路却成了停车场……

但是依然没耽误恒大、龙湖、首开等大房企的项目奔着每平10万一骑绝尘,

虽然一月卖不上一套!

5

10年,历史长河中的一瞬,

2018年,孩子上了海淀的高中,

我琢磨着去海淀置换房子,

才真的懂得了学区房的概念,

学校边上都是10几万的价格,且都是老破小,

而那些10年左右的“次新房”,

外立面已经斑驳陆离,

室内被群租的人们糟蹋得不能下脚。

北京的房子10年后尚且如此,

重建后的汶川房子会不会还是豆腐渣?

看来纠结70年的产权真的是一个笑话。

10年后,已离开媒体4年,

老东家就要和另外两家纸媒合并;

培养了无数媒体精英的《京华时报》

已经不存在了;

自媒体走过了大家一拥而上的时代,

开始去粗取精给那些认真做内容的人一口饱饭。

在戏子们享受天价片酬的时候,

认真撰文的文人们离民国时一年薪酬可以买个四合院,还差得十万八千里。

混进了有房贷有车开的“伪中产”行列,

享受这货币超发带来的虚荣,

却依然缺乏安全感,

依然焦虑,

为疫苗,

为明星阴阳合同,

为药神,

为看手机不看孩子的家长,

还为全球变暖,

为在32度的高温里可能灭绝的北极熊宝宝……

在诺亚方舟里,一边享受着“厉害了,我的国!”

带来的红利,一边焦虑着。

但我相信没有焦虑就没有改变。

2018,焦虑着也奋斗着,

也许命运会眷顾这种没有故事的傻傻的女同学!

发来你的留言和故事,咱们下期见。

全部

相关资讯

频道导航

返回首页

APP下载

电话拨通后,请您手动拨打分机号

确定拨打电话

电话号码:

分机号:(可能需要拨分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