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上广不相信"佛系"

地产天下官微

2018-03-20 18:33:00 ·-

当大学生开始为脱发而焦虑时,每个人都喊着朋克养生:蹦完迪做spa,熬完夜敷面膜,穿破洞裤贴暖宝宝;啤酒泡枸杞,保温杯装可乐,吃完火锅吃雪糕......一边作死,一边养生。

最近,突然兴起一群名叫“佛系”青年的群体。人如其名,他们将佛系二字作为自己的生活指南,过着佛系人生。

所谓“佛系”,其实当然只是一种调侃,它指的是不焦躁不执著,以平和的心态去面对人生百态。毕竟现实比小说还魔幻,人设崩坍见得太多,剧情反转来得太快,没有一点“佛心”,怕是很难在这纷繁复杂的世界里平和健康地活下去。

一对80后小夫妻,离开湖南老家来北京打拼,一个是动画设计师,一个是平面设计师。

源于两个设计师对生活共同的向往,在北京郊区---顺义区某村庄,以每年4万元的价格(这在北京市区买一平米都不够),租下了一个600㎡的废弃院子,自己动手,打造了一个属于两个人的世外桃源。

疲于北京市区的快节奏生活,现在她们已经是自由职业者,不再追求朝九晚五的生活,每天在院子里晒太阳、种地、画画、身边还有一只汪,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无独有偶,重庆一对研究生小夫妻也选择远离城市,在重庆乡下过起了你耕田我织布的田园生活。

不仅仅在中国有佛系生活,在遥远的美利坚同样也有,不过好像应该叫耶稣生活?

这是另一对美国老夫妻,他们告别了喧嚣的城市和孝顺的儿女,来到野外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羡慕这样的生活,究其原因无非是城市内的工作压力大,房租和生活成本高,早晚上班高峰堵车挤地铁,以及没完没了的应酬。

但所有年轻人都喜欢这种远离城市的佛系生活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来看看2017年清华、北大、浙大毕业生都去了哪里?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浙江大学

从上面三张表格可以看到,这三所顶尖院校有近半数以上的大学毕业生选择落户在一线或者强二线城市。

城市的发展为更多人提供了大量就业机会,发达的交通和信息传输极大降低了人与人之间交流的成本。

城市也会吸引大量商业进驻,提高居住者的生活质量和生活方便程度。同时,城市所能提供的社会保障、医疗保障、教育保障等福利都是田园生活难以达到的。

在城市规划发展的历史上,不乏这种反城市化现象出现。

1945年的伦敦就试图控制城市发展规模,却产生了其他后果:由于供给减少而导致的房价高涨,很多人不得不居住在大量低劣建筑中。然而伦敦的各种优势还是使人口源源涌入,但政府禁止提供新增住房。

该项政策的确取得了一些成效,二战之前伦敦市区的的人口为861万,2016年伦敦市区为828万,最大的原因是伦敦控制市区规模的政策,让很多人不得不走向郊区。同时,严格控制市区土地供应还带来了一个非常严重的副作用,那就是市区内的房价持续上涨,目前伦敦已经成为世界上房价最为昂贵的城市之一。

根据2016年的调查,结果发现,平均下来,乘车通勤时间每缩短 1 分钟,居住地的房价就增加逾 3048 英镑:目前伦敦市中心的平均房价为60.6 万英镑,相比之下,距市中心通勤时间在半个小时内的地区房价,平均为45.8 万英镑。若搭乘火车通勤时间拉长至 60 到 69 分钟区间,当地的平均房价则降至33.7 万英镑。尽管更多的人离开了伦敦中心城区,但是由于更多的就业机会还是留在市中心,因此很多人不得不花费更多的时间在通勤上。

《地产天下》认为:“佛系”生活方式,可以看成是人对压力的一种变相的“反抗”,对“成功学”的调侃和戏虐。但有句话说得好,“你想取得多大的成就,就要承受多大的痛苦”。大城市,立足不易,自古以来,都未曾改变。每一代年轻人都是在痛苦中成长起来的,优质的资源只属于少数人这一规律,亘古不变。再说,要想成佛,就要历经苦难修行,而为自己的未来和梦想努力打拼,就是真正的修行,才是“成佛”的正确姿势。

全部

相关资讯

频道导航

返回首页

APP下载

电话拨通后,请您手动拨打分机号

确定拨打电话

电话号码:

分机号:(可能需要拨分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