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豹哥”的白红灰人生

楼市相对论

2018-03-19 10:33:36 ·由搜狐焦点北京新闻中心打造的原创栏目,为行业带来最前线的楼市观察。

小小的眼睛、微微发福的身材、斯文又亲切的微笑……站在记者面前的单伟豹,让人一眼就能猜出他是上海人。14日,当记者在博鳌房地产论坛上“抓到”这位移居香港多年的房地产大佬时,他欣然接受了记者的采访要求。

今年67岁的单伟豹,是香港上市公司路劲基建(1098.HK)的董事局主席,人称“豹哥”。

“豹哥”1982年回内地投资,此后的20余年里,一直做着父亲创办香港惠记集团时传下来的主营业务——道路桥梁等土木工程建设,并成为中国公路行业的主要投资商和发展商。

然而,默默无闻。让“豹哥”红起来,源于2006年中国房地产行业最大的并购案——鲜为人知的路劲地产一举收购地产“神话”顺驰中国。

收购顺驰时的跌宕起伏,已随时间的逝去而看淡。谈到当下中国的房地产市场,单伟豹也冷静了很多,称绝对不考虑商业地产,坚持做住宅,因为“别人已经那么成熟,何必要和李小龙去打擂台”?

低调的香港“公路王”

年过花甲的单伟豹走进博鳌房地产论坛主会场,对每一个前来交换名片的人微笑,并说谢谢。他说话声音透亮,给人以蓬勃之气。采访时,他笑语对人,说话却单刀直入,坦诚回答每一个问题。

然而,在2006年前,单伟豹及其公司均是低调而神秘的。

“豹哥”1946年生于上海,16岁时随父母移居香港,1982年回到内地投资。他所领导的路劲基建在香港有“公路王”之称。

作为一家港资企业,路劲基建属于根正苗红的家族企业。单伟豹之父早年创建香港惠记集团,1994年,惠记集团与AIG(美国国际集团)联手创立路劲基建,专事开拓大陆的收费公路业务,其中单伟豹担任董事局主席,其弟单伟彪担任执行董事,并早于1996年在香港上市。

目前,路劲基建已成为中国公路行业的主要投资商和发展商。据其2012年年报,路劲基建已经在中国六个省参与11个收费公路项目,公路总里程约652公里,投入资金约港币43亿元。

2003年,路劲地产收购隽御地产,趁势进入中国房地产业市场。按中国房地产业协会、中国房地产研究会及中国房地产测评中心2013年发出的报告,路劲地产位列中国外资房地产开发企业第1名、中国房企35强。

顺驰并购案的始与末

在单伟豹的名片上,除了惠记集团、路劲基建、路劲地产集团董事局主席等头衔,让人不能忽视的,还有其旗下所有的顺驰地产集团有限公司。

2006年,以快速、高价的拿地风格著称于房地产界的天津顺驰股份有限公司体会到疯狂扩张资金紧张的痛苦,在先后与摩根士丹利、合生创展等大型机构接触,以寻求资金救急失败之后,与路劲的合作浮出水面。

当年9月,路劲基建发布公告称,以12.8亿元收购顺驰55%的股权。不少人认为单伟豹捡了大便宜。但事后证明,当时只花了一个多月时间做出的决定,很多事情路劲并没有做周全。完成收购后,单伟豹发现窟窿远比想象大,直到2009年才开始赚钱。

现实远比想象复杂。2008年4月,路劲以原顺驰董事长孙宏斌并未完全披露收购中的潜在债务及付款责任,在香港起诉孙宏斌,要求其赔偿6亿元损失。孙宏斌亦以路劲收购部分项目程序有争议为由,反诉路劲违约。

两家开始了漫长的官司。2007年、2008年,关于争夺顺驰天津公司管理权的事态逐渐升级。随着警方的介入,该事件最终在2009年解决,路劲基建最终取得天津公司控制权。此后,路劲基建从大股东惠记集团收购顺驰部分股权,直至持有后者94.74%股权,以及5.95亿港元收购凯天,帮助顺驰还掉拖欠升丰的历史遗留债务,路劲基建与顺驰的收购风波才宣告结束。

在收购了顺驰后,路劲的负债率陡增至70%以上,但却使路劲完成了向主营房地产业转型的一跃。单伟豹在收购完成后接受媒体采访时称,“还好,我收购了顺驰。”现在,单伟豹已经看淡了当时的收购,当时接手后才知道困难超乎想象,但不能以一时得失做评价,他同时坦陈上述收购曾让自己的心情跌宕起伏。

看不懂的地方 不会再投

收购顺驰之后,单伟豹逐渐走到公众面前,他的合作伙伴对他的评价是“敢说、率直,有冲劲、有目标”,“事必躬亲,务实,不搞形式”。

在回顾了香港房地产市场上世纪九十年代过山车般的跌宕起伏之后,单伟豹认为,如果没有政策保证,内地楼市很有可能会重蹈香港楼市的泡沫覆辙。

“我对于目前政策的理解有三点:第一是强化市场,第二是放松管制,第三是改善供给。”单伟豹解释,做市场要不越位,但不缺位;做管理则要法治健全,但不干涉。他认为,中国目前的运行就是以不干涉为主,市场在上下线之内可以自由运行,这是一个好现象。

对于近几年大热的商业地产,单伟豹称绝对不考虑,坚持做住宅。“第一,滞纳的资金很大;第二,别人已经那么成熟,何必要和李小龙去打擂台?”

目前,路劲地产已经在内地9个省及直辖市拥有30多个房地产项目,其中包括湖北荆州地产项目,还在汉川投资有生物园项目,但武汉还没有路劲地产的项目。

“在武汉东西湖区有一个项目组,但目前已经解散了。”单伟豹坦陈武汉是个好地方,且具有浓郁的历史背景,作为中部城市,房地产市场有很大空间,但由于投资软环境差,让投资搁浅。至于具体原因,单伟豹不愿意具体解释,称至少暂时不会考虑到武汉投资。

本报记者 田立平

不会抢地王

“务实,以诚为本。”在单伟豹心里,商业标杆是香港的另外一家地产大鳄:新鸿基。同样是家族企业,同样是第二代接班人,路劲基建的单伟豹对新鸿基的郭炳湘最为认同的一点就是,“不能靠囤积居奇来获取最高利润,因为当市势逆转时,靠囤积居奇的地产公司,往往逃不过破产的噩梦”。

“骗人在短时期一个项目、两个项目上赚赚钱有可能,但百年老店都是靠诚信生存下来的。” 这种稳健、务实的思路让单伟豹在做每一个决定时都慎之又慎,这或许是路劲固有的商业生存术的自然延续。无论是由单伟豹父亲一手创立的香港惠记集团,还是由此衍生出来的路劲基建,道路桥梁等工程建设主营业务从未改变过。

单伟豹说,在路劲的房地产业务上,一直采取的是“稳扎稳打”策略,没有盲目扩张,“业主认可路劲的房子,在这个基础上,去年开始把步伐跨得大了一些,拿土地的胆量也大了,但不会去抢地王。”

单伟豹明确表示,不赚钱的地不抢,只做回报率高、资金回笼快的项目,且会优先选择有项目的地方,“新的地方进去成本比较高,且不确定因素较多”。

单伟豹

祖籍上海,67岁,早年随父母移民香港,现为惠记集团、路劲基建、路劲地产集团董事局主席,旗下还有利基控股、顺驰地产等公司。

来源:长江商报

全部

相关资讯

频道导航

返回首页

APP下载

电话拨通后,请您手动拨打分机号

确定拨打电话

电话号码:

分机号:(可能需要拨分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