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保兴:老百姓资产多在房产 房价大幅下跌将带来问题

房产财经

2018-03-31 12:55:00 ·-

国务院参事室参事仇保兴

新浪财经讯 “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8年会”于3月24至26日在北京举行,主题为“新时代的中国”,国务院参事室参事仇保兴出席并演讲。

其认为当前中国的房地产有两个显著的特点:

一是冰火两重天,一线城市还是比较火热的,但三四线城市冰冻期比较长。

二是在一线城市中间,出现了一种特殊的现象,房价的上涨遏制住了,但是在某些城市出现了二手房跟新房价格的倒挂,二手房跟新房价格的倒挂说明什么呢?仇保兴认为,这说明我们现在的这种价格的稳定,是被行政手段压抑住的。所以这种紧平衡状态是不可能持久的。

正因为如此,国务院正在制定中长期健康发展的调控手段。

为了突出来讲这个紧平衡,他表示我们要充分认识到我国这些一线城市房地产存在的特殊的脆弱性。第一点脆弱性,就是人均的住房达到平均数字,欧洲货币组织也是一个很大的智库,它曾经在前年写了一个报告,在报告指出当一个国家越过城镇化峰值以后,像德国、法国、日本这些国家人均的住房面积35到40平方米,我们国家现在也已经到这个数字了,也就是说在宏观上我们并不缺乏,这一个是有众多国家住房数据来支持的。

仇保兴表示,这说明中国城镇化时代已经进入一个拐点,而且我们这个拐点比很多经济学家预计的要早的多,我们已经进入这个拐点,所以在这点上我们一定要清晰这个脆弱性。

第二,就是老百姓(68.430, -0.49, -0.71%)的资产,到底在房产里面占多少比例呢?我们中国跟美国比,中国老百姓的千万富翁,其实有700万是在房产里,如果美国是千万富翁可能只有300万在房产里面。中国老百姓的资产大部分资产都是在房产里面的,是国际上房产的资产属性最高的国家之一。所以这样一来,我们很多调控工具都应该受到一些制约,如果房价出现大幅度的下跌,那就成了问题了。

第三,一线城市的金融存量极度不均衡,北京的金融所掌握的货币总量,金融机构的储量占全国的9.6%,如果将十个一线城市加起来,占整个我们国家货币总量50%以上。也就是说风险就是这十几个,但是一旦出现,那就会全国性的蔓延,这个问题因为它是跟金融资产的储量是不均衡的。

第四点,很多地方干部都有一个拿房地产来提振经济这么一种习惯,一旦经济出现下滑了,拿房地产说事,因为房地产的投资量占地方投资量的1/3甚至1/2,带动的行业上百个。所以说一业兴,万业兴。但仇保兴表示,到了城镇化已经过了拐点的时候,这个时候我们前几年用的方法跟后几年用的方法就不一样了,现在如果再用房地产提振经济,那就是饮鸩解渴,它出现的副作用非常大,造成的空城、鬼城数量非常多。

第五个,金融的衍生产品,因为金融衍生产品有三个特点,第一个就是要回避监管;第二它是高度混合、混业;第三,它有非常高的传播性,这种高的传播性跟前面这两点结合就造成了金融市场的不稳定性。

第六,我们国家炒房的比例,特别是一线城市,还是相当高的,三线城市许多房都是空在那里,空置率相当高,所以这六个方面就构成了我们国家的房地产市场的脆弱性,这一点我们必须要认识到。

这样一来怎么办?仇保兴觉得有三点共识:

第一点,就是多渠道供给。这个多渠道供给,不仅在供地上,而且在形式上,比方说棚户区改造,人才房,公租房,包括集体建设用地,能够提供一些公租房。

第二点,就是多形式来疏导,多形式疏导,除了租购并举以外,在欧盟这些国家,就提倡住房合作社。就是租售并举,这个租有公租的,也有私租的,也有公私混合租的,老百姓自己组织起来提供租房的,就是住房合作社,在欧盟国家这样的住房合作社有50%以上。

第三点,多工具连调,房地产是极端的不平衡,而且有极端的风险,并且把我们传统的集中调转便分散调,而且把行政手段调转便经济手段调,用货币用税收,从中央政府调转变为地方调,再加上多品种,就使得整个房地产发展的过程中间,我们顺周期的比重下降,逆周期的逐步逐步上来,这样的话你看我们从紧平衡可能会过渡到次紧平衡,对过渡到松平衡,这样的话我们整个房地产健康发展跟我们城镇化的转折和健康发展就可以得到保证。

全部

相关资讯

频道导航

返回首页

APP下载

电话拨通后,请您手动拨打分机号

确定拨打电话

电话号码:

分机号:(可能需要拨分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