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在北京,拥有“70”套房是种怎样的体验?

政商内参z

2018-04-03 00:52:00 ·-

 

来源:思想聚焦(sixiangjujiao-weixin)

作家木心曾说,岁月不饶人,我亦未曾饶过岁月。

 

这是我北漂这些年最大的感受。

 

 

 

最近在北京四环刚刚买了人生的第一套房,九十多平的小三室,似乎一桩搁置在心中多年的枷锁也终于得到了解脱。我想很多北漂可能跟我一样,买房也并不代表在北京生根,只是代表站住脚跟。

 

我没向家里要一分钱,当我交完首付领到房后,才打电话告诉远在家乡年迈的父母,他们惊诧万分,翻来覆去问我“钱是哪儿来的?”我只能简单的告诉他们,因为我也无法三言两语解释清楚——我在北京还有70套房。

如今,不管家人还是朋友,但凡来北京,都会提前给我打电话,点名自己要住哪儿,几乎北京大部分区域,我都能给他们弄套房,而且风格各异,总之,曾经无房可住的我,使得北京处处都是家。

 

所以我打算将背后的来龙去脉记录下来,我是如何一点点把北京看清的,发现曾经对北京的恐惧只是病的不轻。

 

 

我刚好90年出生,大学毕业后就在一家4A公司做一枚小小的设计,算起来是北京资深的加班狗。

 

坦白讲,在北京无背景、无资源、无资金,确实很难另辟生路,所以我从不相信各种鸡汤鼓吹什么“只要努力就能赢”,在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觉得未来渺茫,一眼能望到头,自己已在25岁时死去,只是要等到年老力衰才会被埋葬。

 

在一次工作负面情绪最爆棚的时候,我辞了职,准备卷铺盖滚出北京,面临抉择,我相处了四年的女朋友也放弃了我,原本婚姻也已经提到了日程,但她最后还是发觉,在北京有一套房,是她年轻时最想要的理想。

 

其实早在我的意志消沉的前一个月,她就已经给自己找到了继续留在北京的依靠——一个在北京四环拥有一套一居室的大叔。我是后知后觉而已。

 

失业加失恋,我忽然明白,人生最重要就是工作这段时间,没有储备足够的财力,就跳不出底层,即使没人侮辱你,不拿你当条狗,你的生活还是辛苦的。

 

离开北京前,跟几个朋友去青岛散心。好在,我没有被拍死在沙滩上,一切反而发生了转机。

 

当时,迫于酒店太贵,我们朋友几个就商量找个短租,一位朋友手机刚好有小猪短租,就这样,我们在青岛海边找个了一个大三室海景房,民宿,租了一周。

我当时还很LOW,这种体验也确实对我来讲是崭新的,第一次接触短租,之前只是听说。

 

结果,有一个比较疯狂的想法立马就钻到我的脑海里。

 

在北京是不是也可以这么搞?北京是比青岛更牛叉的旅游城市,肯定也有这样的短租需求。

 

但我的第一想法并不是说是主攻旅游,而是基于我多年北漂租房的经历,完全可以用“泯灭人性”来形容。租的不是房子,而是“匣子”。

 

回想起女朋友因“四环”抛弃了我们的四年,我不仇视,不愤怒,倒是愿意从另外一个角度了理解房子本身。

 

人之所以需要房子,本质不是因为“作息”,而是“栖息”,里面需要包含着这个人的性格、喜好、回忆、气息、气质等等,这一切组成了每个房子独有的“气候”,才能让在心灵上流离失所的人拥有栖居之所。而这些是我没能给到她的,如果接下来我能给到别人呢?

 

有一天晚上我彻夜失眠,通宵都在想是否能用民宿的模式,来改善北京的租房市场?北漂的人生已经如此艰难,我们最后的底线最起码也应该是住的略微体面。

 

于是回到北京,我立马着手准备,当时的储蓄只够我失业在北京撑三四个月,我心想,如果依然失败,那么失败就是我的未来。

我开始扮演类似“房屋中介”一类的角色,因为我没有房,所以我得说服那些将自己房子交给房屋中介的业主,愿意将房子给到我来放到小猪短租上。

 

当然,我也不是简单的直接放,更不是空手套白狼,对于被委托的房子,我都会通过自己的老本行,设计,对房子进行重新包装和简单装修,并会和朋友一起,定期打扫,这是和传统中介最大的区别。

 

 

 

我首先从我所租的房子做起,联系到房东,进行各种沟通,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就三次,软磨硬泡了一个月,他才勉强将房子交给我代理,前提是所有收益必须给他,我不能收取佣金。

 

因为是第一单,我也就同意了,几乎是成一倍两倍的倒贴。手头紧张了就找朋友借钱,自己也缩减开支,搬到了不到五平米的地下室,就这样,在这暗无天日的房间,我度过了人生最灰暗的岁月,完成了第一套民宿的设计,并很快落实上线。

 

第一单都如此辛苦,更何谈更多,所以关于下一步,我也只能自我催眠,尽量抵挡悲观。

 

梦想一旦付诸行动,就会变得神圣。在实现梦想的过程中,我们都会经历最黑暗、最绝望的时候,而这往往也是你离梦想最近的时候。你只需要再站起来一次。

但幸运的事,我打造的第一个短租民宿很快有租客,虽然按之前的约定钱不归我,但我有了一定信心,开始以此为样板,来谈第二单、第三单、第四单……

 

慢慢的一年两年,我和后来的合伙人逐渐将民宿从商业区开到景点边、大学旁,星星点点,如今已有70多套。

 

有时候一些朋友,或者朋友的朋友,也会主动打电话来,希望将房子交给我来代理。

 

在关于每套房子的风格设计、装饰搭配、氛围烘托等方方面面,小猪短租也给了我莫大的帮助和支持。

 

虽然70套房子数量已经算是比较多,但最后呈现出来的风格没有一个是重复的。我也是追求给租客们提供独一无二的居住体验。就像赖声川所说,真的要做原创的好的作品,你不能去想观众想看什么,你要带他去看一个他没看过的东西。

 

民宿亦是同理。

我在北京妙峰山下,为所有来京西骑行的骑友们打造了单车骑行的主题房,房间内有打气筒等一切跟自行车有关的工具、书籍、电影等等,甚至还在墙上挂了几辆自行车。我为他们提供的不仅是一个住的地方,而是一个和自行车世界融为一体的空间,希望每一个骑友的梦想与梦乡,都永远在路上。

 

在中央美术学院附近,我还打造了艺术主题房,那些无法表达的美,就是生活的滋味。

 

在王府井附近,我也打造了时尚主题房,我不懂潮流,但我知道要消除飘流。还有很多很多,让不同的人喜好与需求,都能在北京获得赞同,并且觅得同类,使得五湖四海的人成为一见如故朋友。

 

这些一套套房子,大大小小的空间,在我眼中,也是一个个时间上的载体。我们每个人的脸上都有印记,比如我们的皱纹,我们的白发,它们就像一张张地图,告诉别人我去过哪儿,经历过什么。我希望民宿也能成为这样的印记,不仅是一座城市、一段青春、一旅人生的印记,更是互相彼此拥有的印记。

 

事实上,每一个房间,已然成为很多人的印记。很多人都留下了自己的故事,北京虽然有眼泪,但也有温情。

 

我最开心的就是通过短租民宿看到了北京最温情的一面。

 

 

 

分享万千故事中的小小一个,近两年比较流行异地恋见面,大概去年一个租客找到我们,说是要给女朋友一个惊喜,然后我们就把他的照片放在镜框里面,又把他跟女朋友的照片做成合影布置在房间里面。

 

女朋友生日那天他们一起来了,见到此情此景,又温馨又感动。那一天他们非常开心。如今,帮着房客把照片做成镜框放在房间等待入住,已经是我们的一种习惯了。

 

而我也在其中,偶然的和一位租客相见恨晚,她也是民宿爱好者,后来从女朋友变成了我如今的妻子。我们也一起努力,终于在北京四环购置了我们人生的第一套三居室。

 

同时我们也决定,将房子中的两个次卧改装成民宿,继续放到小猪短租上。我忽然觉得这是在将社会中说不清道不明的缘分,通过这样的形式进行“重组”,没有剧本,但却能遇到最好的人。

如此,能使得每个人在记忆里重塑自己的生命故事,能让我们更加明白自己“是谁”。怀念过去时,如果我们通过种种经历能变成更好的人,讲述自己的过去时,这就可以成为我们一个自我肯定的过程。

 

虽然一路走来困难重重,但能得到很多人的肯定,这是令我最开心的。甚至可能也间接的能为社会贡献一点绵薄之力,比如通过我们这样的有效利用,能真正发挥它的社会价值。我们不希望房子成为商品,而是成为时光给予人生的礼品。

 

另外,我也希望通过这样的形式,提供一种崭新的生活模式。

 

 

 

虽然中国似乎已经进入“中产时代”,但不可否认,一边是鲜衣怒马的欲望,一边是捉襟见肘的现实。很多人都不是中产,只是“被中产”了。中产们渴望像高收入人群那样享受高质量的生活,却又不得不怀揣底层收入人群那样谨小慎微的心态。

为了解决这样的矛盾与疏离,我也尝试针对性的匹配不同的租客需求。

 

在北京不同区域的租客需求也不尽相同,比如在十里河一带,基本上是去肿瘤医院的比较多。而国贸带则是上班出差的人比较多,或是在城里旅游。

 

再远一点,五环周边则是上学临时入住,或是过来陪孩子考学的家长居多。

 

因此,我们也按照自己房屋范围的客群去制定一些特殊的服务,比如说离机场近要配送接机,然后离医院近要配送做病号饭等服务。如果离学校近,我们提供一些笔记本学习用品我们给房客,总之,在不同的区域要有不同的管理方式。

 

很多人的生活发生也因此发生改变,去一座城市再很少住酒店,而是习惯性的通过小猪短租来找当地的民宿。

 

这就是我理解的以人为核心,让教育、亲子、亲情、爱情、工作等都能有个归宿。很多时候人生可能无法绝对的感同身受,但还能选择善良。我们通过民宿,来释放善意。

 

去理解不一样的人群,去走进不一样的生活,去思考不一样的现象,最终是为了去营造一个多元的、丰富的世界。

 

让这个房子很小,但又足够大,足够包容下所有的希望、梦想,所有的欢乐、悲伤,也足够安慰所有的不安、绝望,所有的犹豫、彷徨。

 

这也是小猪短租所秉持的理念,所以我们能一拍即合,把民宿从北京从一套做到七十套。

 

 

 

因为如今已经有了比较可观的规模,前不久,也获得了一笔能够实现财务自由的风投。但是我不会停下来,目标依然很远,一个人是座城堡,得对抗入侵;一个人也是冒险家,必须抵达新大陆。

 

我还在期待更美好的大陆,能让更多像我一样的人上岸。

 

我希望能将我打磨的民宿模式,复制到全国其他越来越多的城市,比如最近,我们在丽江附近也已经有民宿上线。

 

未来当飞机掠过,可能穹顶之下就能看到我们越来越多民宿与租客,以及正在发生的故事。我希望无论你身处任何一个城市,都不是找到房子,而是找到自己和知己。

 

有朋友说我借助小猪短租做民宿是有远见,其实不然,所谓的远见,都是在不断做具体事的过程中,逐渐生长出来的。

 

一个人,既有生存下来的热情和能力,同时又有不被生存条件驯化的警觉性,为生存方式的迭代保持了充足的可能性,这就已经算是一个很有远见的人了。

许多的成功,不过从一件小事开始。许多的变革,都在不动声色中发生。

 

我时常回过头想,在小城市生活并不难,难的是怎么和小城市的人交往。不是瞧不上,而是大到眼界格局,小到说话方式,实在相差太远。

 

你当然可以选择回归淳朴,但淳朴的代价是你得忘了自己曾经认识过的世界。这就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因为人的眼界一旦打开了,就不可能再闭上。这就是为什么北漂都自嘲无家可归。

 

虽然如今还有很多人在不断鼓吹“逃离北上广”,我反而十分庆幸,如果我当时真的离开了北京,那么,我失去的就是这个变得更好的自己。

 

没有人注定光鲜万丈,就像没有人注定默默无闻一样。迈出那一步,没有那么容易,但或许,也没有那么难。或许,我们欠缺的,真的不是时间和钱,而仅仅是迈出第一步的勇气——推开北京,就是世界。

 

全部

相关资讯

频道导航

返回首页

APP下载

电话拨通后,请您手动拨打分机号

确定拨打电话

电话号码:

分机号:(可能需要拨分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