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让“摊煎饼的手转动”能跟上房价上涨的节奏

镇江谭浩俊

2018-03-22 10:43:23 ·中国不良资产行业联盟研究员,中国民营经济研究会理事,知名财经评员

如何让“摊煎饼的手转动”能跟上房价上涨的节奏

谭浩俊 中国不良资产行业联盟研究员

美好生活,决不会包含夹缝中求生存。

对黄友良这样的“老外来户”,理应有更好的生活条件、经营场所。

据《中国青年报》报道,23年来,山东汉子黄友良在上海的身份始终是“卖煎饼的”。这些年,他雇了员工,给沂蒙煎饼里加芝士和培根,顾客从街坊阿嬷渐渐变成走路生风的白领。可他的店面依旧在菜场巷道间不起眼的夹缝中迁徙。

在菜场巷道不起眼的夹缝中生存的,决不只是黄友良一个,也决不只是摊煎饼的,相当一部分做小买卖的,都过着象黄友良一样的生活。因为,尽管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城市居民需要的,甚至是离不开的。但是,现实却一次又一次地告诉他们,要想在城市、尤其是大城市留下一个用于经营的固定场所,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就算有了固定场所,随之而来的看病、读书、社会保障等,也是他们难以真正生根的道道障碍。所不同的,能够象黄友良这样在上海这样的大城市一呆就是23年的,应该不是很多。

没有一个固定的场所,毫无疑问是房价的飞速上涨,让他们失去了在固定场所生存的权利。正如文章所言,“摊煎饼的手转得再快,也赶不上房价飞涨的速度”。那些生活在底层的人们,就算再勤劳,也会被房价压得喘不过气来。这些生活在底层的人,当然不只是包括黄友良这样的外来人口,也包括具有本地户口的居民。

虽然说在发达国家,买不起房的也大量存在,近半居民依靠租房解决住房问题,就是最好的例证。但是,中国房价上涨的速度,却是多数国家、尤其是发达国家难以相比的。从2003年房地产市场放开到现在,也就短短的10多年时间,多数地方的房价都上涨了五倍以上,多则十倍以上。而这期间,象推煎饼这样的赚钱手段,上涨的速度显然不可能与房价上涨相比,如果说过去咬咬牙可以买上一个固定场所的话,面对现在的房价,根本就没有一点可能。

我们并不是说,所有从事经营的,尤其是做小生意的,都应当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经营场所。这也不符合城市发展规律,也没有一个城市能够达到这样的水准。只是,城市居民需要这些做小生意的,需要他们给城市生活带来帮助。如果象黄友良这样已经在城市推了23年煎饼的人,也没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固定经营场所,确实有点说不过去。但是,现实就是这么残酷,摊煎饼的手,怎么也不可能跟得上房价上涨的速度。

这也进一步说明,中央提出的“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是相当正确的,是抓住了问题的根本。因为,这些年来房价所以上涨这么快,与住房的过度投资与炒作是密不可分的。在房价问题上,“两极分化”现象是相当严重的,有多套住房和没有住房并存的矛盾,也是当前社会矛盾不可分割的重要方面。为什么房产税、物业税、遗产与赠予税等出台的难度很大,阻力很多,原因之一,就是在房产方面形成的利益集团太多,掌握话语权的人拥有的房产很多。

十九大报告提出“加快建立多主体供给、多渠道保障、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很显然,发展住房租赁市场,也是解决住房矛盾十分重要的方面。因为,住房租赁市场的发展,能够比较好地化解住房矛盾,也能为没有能力购房的人提供住房需求。象黄友良这样的“老外来户”,也能通过住房租赁市场找到自己相对固定的房屋,并作为经营场所。如此一来,就不要再为了经营场所到处打游击,到处在夹缝中求生存,从而更好地为城市居民服务。

当然,解决固定经营场所只是一个方面。有了相对固定经营场所,能否享受相同的居民待遇,实质也是十分重要的方面。医疗、教育、社会保障等,有可能仍然成为这些“外来人员”的障碍,成为他们平等享受城市权利的阻力。只有地位上平等,才有可能真正解决各方面的公平问题,才能让他们不要始终生存在夹缝中。夹缝中的生活,对谁来说,都是艰辛而不愉快的。

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已经转化成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所谓不平衡、不充分,表现在住房方面,也是相当突出的,且与老百姓生活密切相关。如何解决好这方面的矛盾和问题,毫无疑问是对各级政府的考验,也是对政府工作的考验。美好生活,决不会包含夹缝中求生存。对黄友良这样的“老外来户”,理应有更好的生活条件、经营场所。可以肯定,随着“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要求不断得到落实,住房租赁市场不断发展,象黄友良这样的现象会越来越少的。

全部

相关资讯

频道导航

返回首页

APP下载

电话拨通后,请您手动拨打分机号

确定拨打电话

电话号码:

分机号:(可能需要拨分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