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漂十年,我终于在北京买了第一套房

财小志

2017-08-25 04:57:00 ·-

我在2012年就产生过买房的想法。

那时候,大学刚刚毕业,在北京得了一份体面的工作,拿着微薄的薪水,不知天高地厚地打听起了房价。犹记得那会儿还是几家中介挨着开店百家争鸣的场面,不同于如今一家独大。喜欢的小区大约在近2万元一平,当下一听心里一紧:简直是抢劫!于是悻悻离开,留下某个年轻的小中介在后头喊着:房价一定会涨!你现在不买,以后可买不起了!

那时天真,只觉得他们为了业绩大放厥词不负责任,如今想来,倒真是仙人下凡,神机妙算,实是忠言逆耳。谁曾想素昧相识之人,竟会如此苦口婆心替我的未来着想?

之后的每一年,都会再现许多次这样的场景,直到2015年跨年夜。

那是我三年来第四次搬家。看着已经三万多一平的房价,我仰天长叹,举起酒杯一饮而尽,决定十年内绝不买房。第二天看见网上铺天盖地的“泡沫论”,愈发觉得自己英明果断。

房价已经涨成这般天价,大约也不可能再涨了,兴许会跌下来也未可知。若真如此,到时岂不是白白赔进去血汗钱,为股市接盘还不够,难道还为楼市接一把么?

于是,抱着这样坚定的念头,我度过了极为平静的一年。

直到2016年的九月的某一天,我突然发现,手机里中介的未接来电少了许多,偶尔一个两个,再往后,竟渐渐没有了。我感到十分奇怪,难不成数月不关注,房价已经大跌,中介集体失业了?过了几日,甚至连小区门口分发卖房广告的人都消失得无影无踪。直到某天,闲来无事看了看附近的房价,才发现那些什么两万、三万早已是昨日黄花,如今附近好一些的区域几乎没有四万以下的房源。

得了空时,跑到周边的中介那去问了问,对方询问了我的心理价位,我顺口说了个不算太低的数字,对方便皱起眉头道:现在你这个价位的两居室,有,但是很少,可以找找,找到了你就赶紧下手吧,否则再往后,你是买不到的。我不以为然,便随着去看了看房。是几个又老又破的两居,还有一个是又老又破的小三居,没有电梯,没有厅,而且几乎都在顶楼。可知,这个价位在两年前,起码可以买一个带电梯的新式大两居。

见我看不上,中介也不劝我,只是淡淡地说:再帮你找找吧,找到了联系你。于是,石沉大海,几乎未曾来电。又过了一个月,我回忆起那套小三居,觉得也是凑合,再去打听时,涨了十万元。那时已被这怪异的情形震撼得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当下决定见见业主,不曾想见面以后,立即再涨十万元。为此,我还曾愤懑地描写过这一段经历。

因买房的人多,卖的房少,于是就形成了稀缺景象,几百万的房子像是拍卖一般,价高者得,这一幕真真是触目惊心。

回头再看那几个老破小两居,早已被人买了去了。仅仅一个月的时间,再次挂出售卖的同户型的房子竟悄悄地涨上去二三十万元。此时,我又再次开始四处看房,才发现,手头那点积蓄,是再买不起两居室了,连一居室都有些吃紧。

几个月的时间一晃而过,殊不知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钱竟在几月内薄成了纸。原先看不上小房子,看不上老房子,看不上不带电梯的房子的我们,如今也只是愣愣地看了一个又一个70年代、80年代的老旧房。直到我买下这个小屋子,价格已经翻了一整番。

而我那“十年之内绝不买房”的豪迈,也在这一日攀升一日的房价中随风而去了。

直到如今,我才意识到,我根本不在乎买房的时机对或者不对,不在乎房子是大还是小,也不再在乎未来这套房子将会为我带来财富还是变得一文不值。

它只是一个快30岁的女人不再漂泊的栖身之所,是刚结婚的我们即将共同生活的见证,是我未来的孩子将要读书、玩耍和长大的地方。在租房的第五年后,我理性地评估了我们的存款和还款能力,选择了一个先生和我目前能够负担得起的位置和面积,然后轻松愉悦地搬进去。它与那些改善和便利我们生活的家用电器并无二般,为我们省去了找出租屋的烦恼、搬家的繁琐,也省去了一笔疯涨的房租。

并不是因为我从无房族跳入了买房的“阵营”,就因此背叛了过去的自己。而是在经历了这一切之后,站在某个节点往回看时,留下的那些称之为“遗憾”或是“经验”的东西吧。

买房本身就只是“需不需要”、“买不买得起”的问题,而不是未来房价会涨还是会跌的问题。

前者代表了刚需,后者则代表了投机。

在能力暂时有限的时候,租房亦有租房的乐趣。所谓知足长乐,与那些穷困潦倒的人相比,有榻可卧、有屋檐遮风挡雨便是大幸。与其自怨自艾,或是超越能力去苛求自己达不到的物质条件,把自己弄得压力山大,倒不如把心思花在提升自己的本事、追求自己真正热衷之事上。

说起来,在我坚持我那“不买房”论的当头儿,一有人来劝,我常常拿出杨荫杭先生(杨绛父亲)的话来回怼。杨先生最最反对置买家产,他认为,对本人来说,经营家产耗费精力,甚至把自己降为了家产的奴隶;而对子女来说,家产是个大害!大概是受父亲影响,后来杨绛在许多文章中也流露出了对“房产”的不屑。她常常“书遁”,远远抛开了家,对于自己“只是个凡胎俗骨,不能脱离时空,离不开自己”,必须要从书海中回家吃饭睡觉这件事,十分泄气。

在《我们仨》里,她写道:现在,只剩下了我一个人。我清醒地看到以前当作“我们家”的寓所,只是旅途上的客栈而已。家在哪里,我不知道,我还在寻觅归途。

所以,重要的是住在房子里面的人,而不是房子本身。

当然,如果感到自己“收入还算可以”、“需要一个稳定的住所”、“背了贷款生活还过得去”而因此“想有个自己可以随便折腾的家”的时候,不必等待、不必预判、不必看价格走势图、不必去询问任何人的意见。

任何时机都不是最对的。唯有你迫切需要并且做了决定的那一刻,就一定是最好的时机。

任何事情都是这样的,不是吗。

-End

理财,只为更好生活!

财小志

全部

相关资讯

频道导航

返回首页

APP下载

电话拨通后,请您手动拨打分机号

确定拨打电话

电话号码:

分机号:(可能需要拨分机号)